从“纵目”到“天眼” 《国家宝藏》讲述中国人
2021-10-23 18:56

  从“纵目”到“天眼” 《国家宝藏》讲述中国人3000年不变的探索远大之心

  1月31日晚,《国家宝藏》第三季如约而至。众多观众早已对这期节目望穿秋水,因为它走进的是文博界的“超级网红”——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。

 

 

  因为三星堆的超前与神秘、人头像的另类与怪诞,关于“三星堆文明和外星人有关”的猜测和想象层出不穷。本期节目由刘浩存、大张伟、张晋作为国宝守护人,在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雷雨、FAST“天眼”项目总工程师姜鹏、前四川省文物管理局局长梁旭仲的讲述下,带领观众逐一解读金仗、青铜纵目面具和一号青铜神树的前世今生,共同感受古蜀先民是如何用灿烂瑰丽的创造,为中华民族童年的想象增添了一份鸿蒙而壮阔的诗意。

  《国家宝藏》自开播以来,持续对我国考古成果进行电视语言化的系统整理和通俗阐释,在引领观众探索未知、揭示本源的过程中,将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文化基因和当下火热的实际集合起来,为弘扬优秀传统文化、增强文化自信提供坚强支撑。本期节目最大的亮点,是将“纵目”和“天眼”这两个中国人仰望星空的探索阶段勾连起来,在穿越三千年时光的相似性中,致敬目光远大、探索苍穹的不变志向。

  我们是生长在“纵目”的注视下和“天眼”的光芒里的一代人

  3200年前,古蜀先民将东西文明集散一隅,诸般造化汇于一地,在神秘的北纬30度线上,创造了古老的三星堆文明。

 

 

  因为没有文字的指引,三星堆里有太多谜题无法得到准确的答案,但人们可以从文物的身上,感悟华夏民族求索天地的初心:古人将磅礴的山海、浩渺的宇宙,都放进一棵青铜神树之中,构建起心目中的世界观;他们把面具的眼睛做得很长、耳朵做得很大,似乎想要借助“超能力”看见并听到更远的地方;他们在土地上认真生活,也渴望沟通人神,了解头顶的日月星辰,立于扶桑的金乌、造型奇特的眼型器、形似方向盘的太阳轮……都能让今天的我们看到他们对天空的向往。

  曾有网友以三星堆为背景创作科幻故事,认为“金杖是开启宇宙第二个空间的唯一一把钥匙”。面对这可爱的想象,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雷雨在节目中回应道:“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,三星堆文化绝对不是什么外星文明,它是同时期中华大地上个性最为鲜明的地方文明,是中华文明多元一体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。”

  人类从蒙昧到文明,是从仰望星空开始的。“纵目”代表着三千年前的古蜀人以眼观天的初始阶段;而“天眼”,作为射电望远镜发展至今的最新成果,终于把祖先天马行空的设想扎扎实实做成了国之利器,并让中国天文学家有机会站在了人类视野的最前沿。

  这样一只巨大的眼睛,是如何造就的?本期《国家宝藏》用了大量篇幅,重点结合FAST“天眼”项目总工程师姜鹏的讲述,以及一段致敬“天眼之父”南仁东先生的短片,回望了这个“人类从未实现过的方案”逢山开路、遇水架桥的突破历程。

  在南仁东先生的带领下,FAST从1994年开始起步,仅选址就用了13年之久。在贵州省平塘县大窝凼,整个团队住非常简陋的工棚,喝谈不上卫生条件的水,起湿疹、被蚂蜂蜇都是他们必须去面对的困难。受喀斯特地貌的限制,大型设备无法进场,所有施工方式只能采用人工,建造者们要么就在半山腰上,要么就在悬崖峭壁。500米口径的环梁、6670根钢索、4450块单个面积达50平方米的反射面单元……就像搭积木一样被他们一块一块拼接了起来,所以曾有外国友人说:“只有中国人能做得了FAST”。

  2021-10-23,中国天眼建成。2021-10-23,它首次发现脉冲星信号,而南仁东先生却在25天前因病情恶化去世,未能看到这一幕。当在节目短片中听到南老生前用沙哑的嗓音讲述这项伟大的事业,他的执著、他的顽强,他为了探索宇宙“踏过平庸”的信念,深深感染了每一位观众。

  遵循着千年不变的志向,踏寻未知世界,这是梦的尽头,也是梦的开始。节目现场,姜鹏用一段诗意的表达,分享了他作为“天眼”一份子对“纵目”的感悟:“三星堆距离我们太过遥远,远到看着这些奇异的造型,我们甚至会怀疑,这是否是我们来时的路,而这双看似奇怪的‘纵目’,其实就是年少的我们。透过它,我们希望承载人类的使命,探索更多宇宙的未知。”

  从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出发,以“中国气派”传递文化自信

联系方式

电话:020-66889888

传真:020-66889777

邮箱:admin@androidp2p.com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

百度